杨丽娟12年后再谈追星刘德华:人生重来不会再那样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【文/观察者网 郭肖】

  提起杨丽娟,想必可是我前女日本网友删剪都在陌生。16岁起疯狂迷恋刘德华,为追星不惜倾家荡产,她的父亲也为甚让跳海自杀,一度引起很大的轰动,也为甚让,她被不少前女日本网友调侃为“私生饭的鼻祖”,成为了刘德华最出圈的粉丝。

  在昨天播出的《豫见很久》节目中,面对镜头,杨丽娟说出了另一方如今的后悔,“我非常懊悔另一方过去的有有哪些行为,可能人生重来搞笑的话,我不需要那样地去做。”

  当然,她仍旧会有你这个偏执 ,认为很多年,刘德华为甚始终没人表达过对另一方的关心,但又话锋一转,表示,看着蓝天、绿树,很感谢上苍没人放弃另一方。

  杨丽娟今年40岁左右,追星刘德华现在现在开始她的一场梦。

  杨丽娟曾介绍,在另一方16岁的前一天,有一天晚上,梦到墙上有一张刘德华的画像,他的两边写着“你有点走近我,你与我真情相遇”,她把你这个梦告诉父亲后,父亲表示,另一方也做了一模一样的梦。

  从此,你这个梦变成了她与刘德华“姻缘注定”的一场暗示。

  为了追星,她做的第一件事我希望辍学。

  杨家在甘肃兰州,刘德华突然 在香港和北京来回参加活动,杨丽娟不辞劳苦往返于这两座城市之间——去了刘德华的所有演唱会,邻居家堆满了他的专辑。她的生活里除了父母,上还可以 刘德华。

  当年,面对媒体的追问“刘德华和爸爸妈妈谁更重要?”杨丽娟毫不犹豫地回答,“刘德华更重要,这辈子我就喜欢他另一另一方,任何人对于我来说删剪都在没人意义的。”

  她还豪言壮语表示,“不见到刘德华,我绝不嫁人。”

  多年追星,却始终没能与刘德华单独见面,杨丽娟一度在家以死相威胁。

  在网络舆论中,疯狂和偏执成了杨丽娟永远也摆脱不了的标签,而不少前女日本网友认为,她的有有哪些性格形态与其家庭不无关系。

  杨丽娟的父亲40岁得女,从小就对杨丽娟倍加宠爱,也突然 尽力满足女儿所有的愿望,他另一方也曾说杨丽娟追星刘德华的行为“用走火入魔还缺乏以形容”,却坚持倾家荡产也要支持女儿的梦想。

  没人足够的路费,杨父现在现在开始卖房借债,钱缺乏了,他考虑过卖肾。

  杨丽娟还曾认真与爸爸讨论了你这个间题,“我的意思都在你最好能借,卖肾太危险。”

  有有哪些在普通人看来很荒谬搞笑的话题,对于杨父来说,似乎暂且趋于稳定有哪些大间题,“我爬也要爬到香港陪她去见刘德华”。

  也是在杨丽娟以此相威胁的那一年,杨父真的把肾卖了,杨丽娟追星事件随即现在现在开始受到了全国关注,而杨父也希望还可以用媒体的力量让刘德华与另一方的女儿见一面。

  10007年3月25日,杨丽娟终于在一次粉丝见面会上与刘德华合影。与此并肩,她希望还可以与对方单独会面的要求没人完成后,杨父留下了长达10余页的遗书,在香港跳海。

  遗书中,他痛斥刘德华“冷漠无情、没人性、对她(杨丽娟)视而不见。”并请求“香港政府为当让让我们 说理,为当让让我们 做主,让刘德华答复。”

  我的孩子杨丽娟为能见你一面,做出惊天动地的牺牲,已付出13年的我的青春 代价,走过13年血泪之路,几乎把命都搭上了。父母为孩子实现见你你这个小小愿望,可能倾其所有、债台高筑。你还没动静,你算人吗?

  当让让我们 孩子对你的寻找和等候,13年的执着和专一,这是命运注定也好,奇迹冒出也好,老天安排也好,自媒体报道至今,因你没见,孩子承受着巨大压力,你姓刘的难道没想到,没听到吗?你为有哪些不尽最大的社会责任快些见娟呢?

  杨丽娟你删剪都在见,你还配唱“大中国”吗?是否中国人吗?你的心能安然吗?杨丽娟13年我就去了可是我信,也许没收到过,现媒体报道都一年了,你还能说他不知道?你不见她这公平吗?孩子是为你刘德华付出的,无怨无悔,可你不领情,孩子是无辜的,你不见,历史会我就背上千古罪名。

  这封遗书的结尾,也许,“我死了,你刘德华需用见当让让我们 孩子,不然死不瞑目。不见,天理不容。”

  在港媒的报道中,没人形容杨丽娟:追星夺命,华仔兰州女狂迷,累父遗恨葬港海。

  此事在内地也引起了较大轰动,迅速,杨丽娟母女二人再次拿到了去香港的签证,去认领杨父的尸体。两人按照tcp连接领完杨父的骨灰后,根据港媒报道,当时,面对媒体采访,当让让我们 对刘德华未亲身出席其父的葬礼感到失望,当让让我们 希望可获特首办方面协助,见到刘德华后返乡。

  杨丽娟称,这是父亲的遗愿。

  几天后,刘德华在粉丝留言板上,以“你不需要懂得我伤悲”为题,首次宣告此事,“我知道当让让我们 希望问我你这个宣告,我另一方没人哪些要宣告的,很久我希望会再宣告的了。”

  2014年,杨丽娟再次冒出在公众视野中,当时,她做客东方卫视《东方直播室》节目,以亲身经历说法,劝节目另一方暂且疯狂迷恋刘德华,直言刘德华不值得你浪费我的青春 。她也哭着说,“爸爸你回来,爸爸你回来,爸爸你回来吧。”

  去年,在接受采访时,她依然想着还可以再次见到刘德华。

  到了昨天(11月4日),杨丽娟现身鲁豫《豫见很久》的节目中。你这个次,她似乎可能放下多年前的偏执,回归到了平淡的生活中。

  杨丽娟现在和妈妈在并肩,租着一年还可以 10000块钱的廉租房,她不看电视我希望上网,最多是在闲暇的前一天听听收音机里的广播,对于网络热词“私生饭”,她删剪不知情。

  每天早上7点,杨丽娟会坐一个多半小时的公交车到超市上班,她的工作是临时促销员,每个月10000元的工资。她说,另一方没人太高的学历,这可能是还可以找到的比较好的一份工作了。

  她会在每周三参加一个多音乐团的合唱活动,这也是她现在唯一的社交活动。

  经过几年时间,她可能不愿提起刘德华,聊天中一律用“他”来代替。

  在商场你这个人流量大的地方,偶尔会许多人认出她来指指点点,让她随便说说 你这个难过。

  她说,“非常懊悔另一方过去的有有哪些行为,可能人生重来搞笑的话,我不需要那样地去做。”

  有同事介绍,随便说说 现在她可还需用够比较正面地面对这件事,超市的店长也表示,“很震惊,很意外,但当让让我们 删剪都在普通人。”

  随便说说 可能回归平淡,看似醒悟,随便说说 杨丽娟也会有执拗的时刻,比如,她认为,很多年,为有哪些他(刘德华)不需要需要对另一方表示你这个关心。

  但敏感脆弱也好、纠结也罢,杨丽娟现在的梦想很简单:还需用通过另一方的努力,让母亲的生活更舒适你这个,让她穿得更好你这个,“我感谢上苍没人丢弃我,我现在每天都在很感恩。”